<rp id="r7ltt"></rp>

      <sub id="r7ltt"></sub>
      <strike id="r7ltt"><track id="r7ltt"><th id="r7ltt"></th></track></strike>

        <big id="r7ltt"><video id="r7ltt"></video></big>

        <rp id="r7ltt"></rp>
        <b id="r7ltt"></b>

        <rp id="r7ltt"></rp>

        ?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新能源資訊 > 焦點新聞資訊 > 正文

        礦業資源生產商中國罕王何以成為新能源概念股?

        放大字體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1-08-27 18:00:07   來源:新能源網  編輯:全球新能源網  瀏覽次數:162
        核心提示:2021年08月27日關于礦業資源生產商中國罕王何以成為新能源概念股?的最新消息:礦業資源生產商,何以成為新能源概念股?提及新能源,世人只知光伏,卻不知道在新能源的歷史上,old money不是光伏,而是風電。風電浪潮,始于90年代“乘風計劃”,興于2003年政
        ?

        礦業資源生產商,何以成為新能源概念股?

        提及新能源,世人只知光伏,卻不知道在新能源的歷史上,old money不是光伏,而是風電。

        風電浪潮,始于90年代“乘風計劃”,興于2003年政策入場。彼時,吹動風機槳葉的兩股政策風,來頭都不小:前一股是風電特許權招標政策,電網公司開始向風電投資者購電;后一股,是著名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再生能源法》,讓風電獲得了欽定的產業地位。

        此后十五年,風機槳葉轉得時慢時快。年裝機量指標三上兩下,棄風率起起伏伏,周期性十足。十五年來,累計裝機雖然小勝光伏,在資本市場上的影響力,卻相差甚遠。

        中國罕王的“斜杠青年”進化論

        不過,自去年以來,風電抬頭,景氣上揚,周期歲月總算告一段落。在這背后,推動的因素有小有大。小的層面,源于補貼退坡,引發了風機陸海搶裝潮;大的層面,源于碳中和背景下,能源結構轉型推動。

        宏觀發力,微觀受益。無論是風電搶裝,還是能源轉型,體現在風電產業上,都助推了產業鏈壯大。但鏈條有上下,傳導有先后,傳導最快、受益最早的,當屬位于產業鏈上游的原材料。

        中國罕王的“斜杠青年”進化論

        在形形色色的風機原材料中,電機會用到稀土永磁,槳葉會用到玻璃纖維和碳纖維,塔架會用到結構鋼,而輪轂、底座、定子主軸、行星架這些鑄件,則無一例外地會用到一種原材料:球墨鑄鐵。它的背后,正是本文要描述的主角:中國罕王(03788.HK)。

        01球墨鑄鐵老師傅

        球墨鑄鐵,是一個初中化學課本出現過的名詞。在鑄造冶金的行話里,它俗稱球鐵。

        球墨鑄鐵得享此名,在于鑄鐵內部的碳成分,最后以何種石墨形態析出。條片狀,得到灰口鑄鐵;蠕蟲狀,得到蠕墨鑄鐵;團絮狀,得到可鍛鑄鐵,呈球狀時,就得到球墨鑄鐵。

        球墨鑄鐵有一系列特性,強度、韌性、塑性的綜合性能高,耐磨、減振、鑄造工藝性能好??梢杂脕碇圃旄鞣N動力機械零部件。所以業內又延伸出一個說法:“以鐵代鋼”。

        “以鐵代鋼”的一個重要場景,就是風電鑄件。

        光伏發電靠硅片,風力發電靠風機,兩者看起來毫無聯系,卻有個共同遭遇——工作環境惡劣。除了日曬雨淋,風機鑄件要在幾十到超百米的高空、承受-20到40℃的溫度,海上風機要暴露在潮濕高鹽環境下,連續運營二十年抵抗疲勞與腐蝕,同時還有一個要求:不能出質量事故。

        這種“要馬跑,不給馬吃草”的狠心操作,對風電鑄件的力學性能提出了高要求。風電鑄件廠的質檢工程師們每天掛念的,都是縮松、渣量、畸變、抗拉強度、沖擊功這些關鍵指標。任何一項不達標,都可能導致風機停擺。

        為了避免“百米高空修風機”的尷尬,風電鑄件的最佳狀態,其實是不出問題。但要達到這個狀態,除了鑄造工藝“打鐵自身硬”,根源還在原材料品質上。

        球墨鑄鐵有個根源指標:石墨球化級別。

        這個指標,指的是鑄鐵內石墨形成球狀的比率。普通鑄件,球化級別達到4級,有70%的球化率,拿來鑄個井蓋已經足夠了。但風電鑄件不能用井蓋的低標準,2級的球化級別,90%以上的球化率,是必須的。

        想達到這個級別的球化率,在工藝上并不容易。原因在于鐵液里有多種雜質元素。其中最干擾最大的反球化元素,就是硫。

        在從鐵液到球墨鑄鐵的球化反應中,硫會消耗球化劑里的鎂和錸,阻礙碳元素石墨化、降低球化率。硫化物的夾渣還會在鐵液凝固前回硫,再次消耗球化元素,加快球化衰退,進一步影響球化率。

        除了選優質爐料、脫硫、扒渣之外,工藝里還包括預脫氧、去鈦、大劑量硅鐵孕育等技術。它的總原則,就是讓石墨的基面和柱面平衡生長,既不能讓柱面長得太快影響成球,也不能讓基面長得太快變成開花石墨。最后得到符合參數要求的球墨鑄鐵。

        所以材料制造這門生意,在本質上有點類似于烹飪,看起來都是技巧組合,實際上是過程控制。名廚和普通廚師之間的細微差距,導向的結果天差地別。配方、工藝、原料……“人機物法環”的工業生產因素,既需要長期積累,也需要漸進改善。

        這造成了另外一個結果——風電的鑄件廠商,為了最大程度地保持品質穩定,避免波動,也會追求原材料供應商的穩定。去觀察風電鑄件行業前五家企業,會發現它們的材料供應商都很穩定,沒有大問題,絕不會輕易更換。

        這延伸出了一個效應,在球墨鑄鐵的行業里,有一個集中度趨高的現象——市場份額,最終會流向產能無虞,品質無憂的材料供應商。其中的道理也很簡單:規避風險,買的是放心,該花的錢,一分也不能省。

        這鑄就了球墨鑄鐵行業里,中國罕王的特殊地位。它的高純鐵板塊,是中國最大的風電球墨鑄鐵生產者,其主要產品的銷量,占中國總量的50%以上。

        支撐這個市場地位的,其一在質,其二在量。

        對于大眾消費者,中國罕王有些陌生,在鋼鐵行業,卻是業內熟知的老牌礦企。它麾下的鐵礦主力毛公礦,位于遼寧鞍山成礦帶。擁有品位高達68%的磁鐵礦。硫、磷、鈦、錳等雜質和反球化元素含量極低,正適合作為優質生產原材料。

        依靠歷史上對科技研發的投入,罕王煉成了球墨鑄鐵界的老師傅。多項隸屬于公司的國家級發明專利,多年的生產運營,幫助公司在產品技術上形成了深厚積累。

        再回顧一下罕王過去兩年的歷史,可以發現公司在2019年4月份到9月份,悄悄做了一件大事——技術改造。罕王為這次技術改造,付出的成本是停產五個月,損失了超過40%的球鐵產能,42.45%的對應營收。

        但這次改造,又非做不可。原因在于它通過采用先進設備、提高自動化程度,在增進生產效率的同時,將年產能從56萬噸,增加到66萬噸。2020年末,公司又完成對本溪玉麒麟新材料的收購,一次性將年產能提升到93萬噸。

        要質有質,要量有量,這種高質而穩定的產能輸出,保障了國內近年來的風電鑄件用鐵,五成以上來自于中國罕王。體現在財務數據上,是2021年半年報中33萬噸的銷量,12.87億元的銷售收入,以及高達34.55%和67.4%的同比增長。

        那么問題來了,罕王在這個財報季表現出的漂亮增長,是否可以持續?

        ?
        關鍵詞: 風電 光伏 風電行業

        [ 行業資訊搜索 ]? [ 打印本文 ]? [ 違規舉報 ]?

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?
        0條  相關評論

        ?
  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  推薦行業資訊
        ?
        ?
        網站首頁 | 聯系我們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
        ?